馬怒告洩密 北檢刻意不辦?

媒體報導北檢掌握馬英九賤賣黨產證據,做出「馬英九是藏鏡人」的誘導結論。馬英九怒告北檢。馬英九該不該怒?



先從2013年檢察總長黃世銘遭控洩密並被判刑談起。

當年黃世銘因為發現國會議長關說,決定向馬英九「總統」報告,竟被以「違反偵查不公開」,判決洩密有罪定讞。而「不具檢察官身分」、「被告知」的馬英九,也被邢泰釗主掌的北檢窮盡各種離譜理由,羅織起訴。

北檢,一手以黃世銘違反偵查不公開,以「洩密罪」將黃世銘、馬英九起訴;另一隻手卻涉嫌把馬英九在偵查中所說的資訊放給媒體,引起了兩手操作的質疑。且類似入人於罪的報導已不是第一次,不斷地有媒體引用「檢方」不具名的說法放話帶風,就是要營造馬英九有罪的社會印象。

對於北檢違反偵查不公開的質疑,筆者和馬辦發言人均多次提出,要求北檢澄清究辦,但北檢就是無動於衷,反倒是對陳長文據實評論北檢偵辦的案件,北檢就怒發二篇新聞稿駁斥,還引律師倫理恐嚇陳長文不得評論。北檢這麼「愛惜羽毛」,卻遲遲不見其對媒體三番兩次引用「檢方」說法,報導偵查中案情的「洩密」情事,駁斥澄清。這不啻是默認坐實了北檢就是洩密者。

直到馬英九怒而提告,事情大條了,北檢才「迅即」撇清。然而其澄清更顯得欲蓋彌彰。

首先,馬英九提告不過4小時,北檢就做出「與北檢無關」的「調查結論」。北檢隨便辦個普通案子,至少得要幾個月,辦起涉己案件,竟幾個小時就得出「與北檢無關」,這只有一個可能:說謊!因為心知是自己放的,所以不能查,乾脆否認到底。

更可議的是,北檢還想「轉移焦點」,辯解因馬英九相關案件牽涉關係人很多,「究竟由何人?有何用心?」「實難以判斷,請外界勿做無謂揣測」。

「實難以判斷」的意思是,北檢沒打算查博客來書局,大家也不用猜。

這是什麼辦案態度,天下有哪個檢察機關會在受理刑案時,用「實難以判斷」去打發報案人,如此有違常情的反應,不正坐實北檢的心虛。而北檢說:「究竟由何人?有何用心?」這本身就是涉及洩密犯罪,要檢方調查澄清之事。因為,偵查不公開的洩密刑責,按北檢之前起訴馬英九的標準,其約束的不只是有「檢察官身分」的黃世銘,還包括「沒有檢察官身分」的馬英九。就算不是北檢放的,釋放消息者也有洩密的刑事責任問題。北檢不用查嗎?

說穿了,這些惡質做法,就是吃定馬英九受偵查不公開約束,無法對媒體片面不實報導澄清,然後洩密者自己踐踏偵查不公開,為「輿論公審」鋪路,等於是在媒體製造馬英九無法辯護的「缺席裁判」。

是可忍,孰不可忍?要知道,涉嫌洩密的北檢傷的不只是馬英九該有的公平訴判,若犯行屬實,更是一手摧折檢察機關的社會公信。

(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)

(中國時報)

博客來書店網路書局

9703325437149E1C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